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数零钱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8:45:04
摘要:城区出口路牉小商店何秋武老汉要到国税局去缴纳税款,但家中的整钱要给孙子做上大学的学费钱。为了及时缴纳税款,他把自开商店以来积存下的零碎钱装了半蛇皮袋子 提溜到国税局办税服务大厅,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看国税局是否愿意讨麻烦数零钱······ 内容提要:城区出口路牉小商店何秋武老汉,要到国税局去缴纳税款,但家中的整钱,要给孙子做上大学的学费钱。为了及时缴纳税款,他把自开商店以来积存下的零碎钱装了半蛇皮袋子,提溜到国税局办税服务大厅,抱着试一试的心情,看国税局是否愿意讨麻烦数零钱……
人物何秋武,男,六十多岁,农民。
任真,男,三十六岁,国税征管办主任。
梁新,女,二十七岁,税务征管干部。

第一场:日、外
某日。早晨。
市郊区的进、出城路口。来往奔驰的车辆。
山水林田新貌。
十字路口。
路畔村院前面,临公路有一个简易篷房百货小商店。
何秋武老汉手提着个蛇皮袋子,把一咕堆五毛以下票面纸币,朝装蛇皮袋子里面塞;再把一小盒子钢镚朝蛇皮袋子哗啦啦倒。然后关上窗口,提着蛇皮袋子,锁店门。
何秋武老汉提着半袋沉甸甸东西的蛇皮袋子,急匆匆走路。
山水推移,环推十堰城区。

第二场:日、外
市内街巷上。行人渐多。
梁新穿着崭新的税务制服,挎着漂亮女式包匆匆走着。
公交车来。梁新上了公交车。

第三场:日、外
市国税综合服务大厅。
梁新走来,打开门窗。进屋麻利整理桌椅、茶几,拾掇桌面电脑等物件。做着做着,忽然捂紧肚子蹲了下去。
梁新呻吟:哎哟!肚子好疼!哎哟,肚子坏了……
梁新因内急,锁门,急忙离去。

第四场日外
楼房间隙,公厕。
梁新匆匆进入女厕。

第五场:日、外
任真来到国税综合服务大厅。
任真近前推门:嘿,上班时间到了,看样子,人也来了,值班的梁新咋“溜了边”呢?
任真吆喝起来:梁新!梁新——
梁新急上。问候任真:任主任,你早,你早。
任真稍顿,动气,来火:早,早什么早?你今天一上班就跑。看你再跑,本月的奖金也会“跑”!
梁新:主任,我承认我是在跑。不跑不行,跑慢了还跑不赢。
任真:干我们国税工作,要严肃,要认真。上班就是上班,上班就不能随便“溜边”。你说,你到底跑的什么事?
梁新:主任,我跑的确实是我个人的私事儿。
任真:梁新啊,你如果真的遇到了困难问题,我们国税局领导班子,可以出面帮你跑啊,组织出面总比你个人力量强吧?
梁新:可我这事情,谁也不能代替跑。
任真:那是啥蹊跷呢?
梁新:主任啊——拉肚子!
任真:我没有拉肚子啊!
梁新:是我在拉肚子!
任真:你咋不早说清楚,我给你买“泻利停”去啊!你要先忍着点。星期天轮到我俩值班,你要尽量坚持、坚守岗位。我去去就来。

第六场:日、外
任真在大街上匆忙走着。
一家药店在望。
任真进入药店。

第九场:日、内
办税服务大厅。
梁新:哎哟,肚子好疼。嗨,这是不好忍的事情啊,先忍一阵子再说。
梁新入室、落坐,忍住腹痛打开开电脑,磕巴电子计算器,清理数据作报表。
敲击键盘的噼啪声响。

第十场:日、内
何秋武手提蛇皮袋子,走进国税综合服务大厅。
何秋武对梁新开口:小妹妹——
梁新站起身来:大爷您早。大爷您好。
何秋武:说早也不算早,只是我忘记了今儿个是学生娃子和你们干部讲究的外国人的礼拜天。小妹妹——你们国税的没礼拜?
梁新:大爷,快别叫我小妹妹,我给你当孙女还差不多。大爷您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呢。
何秋武:小妹妹啊,我给你说啊,我那个高中才毕业的孙娃子回家,是老爱在电脑上上“电网”的。他说,如今电网上打字说话,时兴的男的都是哥,女的都是妹——他昨天晚上还是这么给我讲的呢,小妹妹。
梁新:大爷,您别叫我小妹妹,你就叫我小梁吧。

第十一场:日、外
何秋武一听,气得蹦出服务大厅。站到街面上蝎虎:小娘?呸哟,真是起早了闯见了鬼。我这么大把年纪了,把你叫小娘——还把你叫大妈呢——你受得起?!
梁新追出:老大爷,老大爷您怎么生气了呢?
何秋武气愤地:哼哼,几天的黄毛丫头,竟敢在我面前称小娘,我找市领导去——

第十二场:日、外
何秋武在街道上疾走。
梁新出厅来追赶:大爷,大爷,您老别误会,请您对我的服务如实提意见,照直多批评——我的服务态度和方式有哪些不对?
何秋武:我问你,你晓得我多大年纪吧——六十五。你说你多大个年纪?
梁新:我二十七。
何秋武:二十七,你说你几天的黄毛丫头,敢让我把你叫小娘?!
梁新:大爷您误会了。我姓梁,大家都把我叫小梁。
何秋武:全国人都那么叫,我也不得叫。
何秋武自言自语:哼,咋姓梁呢。梁、娘闹不清白。
梁新:大爷,您就叫我闺女吧——你这样一走呢,就算我得罪了客户,就算是违规,我就要受领导和同志们的批评。大爷,您就叫我闺女吧——
何秋武:闺女,闺女好哇。闺女是爹娘的贴心小棉袄啊。这话,我爱听。我爱听。

第十三场:日、内
梁新搀扶着何秋武,重新进入大厅。
何秋武:你们国税的当真不礼拜天?
梁新:大爷,我们国税服务大厅开展的是不分节假日、全天候、一窗式、一条龙服务。
何秋武:一窗式——是不是只许在你们指定的一个窗口办事?
梁新:一窗式,就是在一个窗口办完所有您需要办的事。
何秋武:你们还能请一条龙来服务啊?
梁新:一条龙是个象征性的比喻,就是不让客户跑来跑去的麻烦,一顺溜办完该给客户办的事。
何秋武:嗯,一窗式、一条龙好。
梁新;请问大爷,您来有啥业务?
何秋武旁白:城里的干部啊,大鱼大肉吃腻了,来办点事情啊,呵呵,还想要野物。
转对梁新:闺女啊,如今城里城外都是高楼大厦的,哪还有啥野物?
梁新:大爷,您又误会了。我是说,您来办一点啥业务。
何秋武:城里的国税局这几天有专班人马,在我们城郊区清查税收,我门经营的有小商店,今天是专门来缴税的。
梁新翻记事本:大爷你是城区西郊那一片的?请问大爷的姓名叫作——
何秋武:我是何秋武,人可何,秋葫芦的秋,文武的武——何秋武。
梁新电脑前按键盘:大爷,请您再把姓名说一遍啊。
何秋武:何秋武。
梁新:年龄——
何秋武:六十五
梁新:住址——
何秋武:城郊大岩屋。
梁新:(自语)怪啊,纳税人登记表里,怎么没有您的名字呢?(对何)大爷,麻烦您老,我再问你,你再回答一遍啊。
何秋武:你问吧。
梁新:住址——
何秋武:何秋武
梁新:年龄——
何秋武:大岩屋。
梁新:姓名——
何秋武:六十五。
梁新:哎呀,大爷,您回答的是反反腔啊。
何秋武:你要反反腔问啊——我这真是何球苦!
梁新:大爷您可别生气啊。我在电脑上反复查找,都没有您开店经营资料根据。
何秋武:那小商店登记注册是我儿媳妇的名字。
梁新:啊。我只当店主是您呢,实在对不起。何大爷,您媳妇叫啥名字?
何秋武:我媳妇害病死了。是我儿媳妇开的店。
梁新:何大爷,您儿媳妇叫啥名子?
何秋武:董先莲。
梁新重新点击键盘:董先莲,有了。有了。
何秋武:儿媳妇肚子早都节扎了,咋会有了有了?
梁新:何大爷,我是说电脑上有您儿媳妇的名字了。
何秋武:那她名下该缴纳多少税款?
梁新:合计二千一百八十三元五毛。
何秋武:梁闺女同志啊,我先给你申个明,我们家的整钱都要数给学校,让我孙子上大学,(提起袋子)目前家里剩下的钱都在这里。我也没有个准头是多少。数多少,算多少,不够的话,再想办法补。梁闺女同志,缴税,你们收不收零钱?
梁新:大爷,您这这袋子里面的钱,都是多大的面额呀。
何秋武解袋,抓出一把零碎钱:小妹妹你看,钢蹦儿,都是一分、五分的;纸币,大钱是五毛、一元缺角拉边抽了筋的——小妹妹,你怕不怕麻烦?人家银行都还不愿意换零钱呢。
梁新:国税为国,助人为乐!只要是为税收,就不怕任何麻烦。
梁新忽然肚子又疼起来:哎哟,何大爷,我实在忍不住了,麻烦您稍等一会儿,千万别走,帮我照看一下门厅。谢谢,我要去卫生间——

第十四场:日、外
何秋武走到办税大厅外面,发牢骚,发火:我还是站出来好避嫌疑。你说说他们这就叫不怕麻烦?这就叫国税为国,助人为乐?你啥事忍不住了?是扯个由头不收零散税钱。还要我给她照看门厅担责任。我还真忍不住了呢!真是蚂蟥缠住鹭鸶脚,想走还走不脱!
何秋武蹲下抽旱烟。

第十五场:日、内
任真手拿着“泻立停”,回到办税大厅。
任真:我去买“泻利停”是来去跑步走,咋又不见人了呢?
何秋武没好趣的;我不是人哪?
任真:大爷,您不仅是人,还是位该受尊敬的老人啊。
何秋武:你这大兄弟说话倒还蛮中听。大兄弟,老头儿是不是人民哪?
任真:当然属于人民啊。
何秋武:如今当干部的,口口声声都说是为人民服务,我这么一点儿务,眼下咋就服不成呢?
任真:大爷,您是来这里办理业务?
何秋武:唉,说起来是一点儿小业务,可办起来还是个大麻烦。我这里是一袋子零碎钱,是来缴纳税款的。刚才那个女的梁同志,嘴上答应得也甜然,可一看我这零碎钱,忽然“哎哟”一声,装假肚子疼,去了太平间。
任真:大爷,那个营业员小梁的情况我知道,他不是去了太平间,是去了卫生间。
何秋武:锣鼓听声儿,说话听音儿,你是她什么人,晓得人家女同志有情况呢?
任真:大爷,我不仅是这个单位上的人,还是国税征管办的主任。那个营业员确实是拉肚子,不是不愿意整理零碎钱。只要是来缴纳税款,我们是不在乎任何麻烦的(示药)您看,这是我跑步去给她买的“泻痢停”。
何秋武接过泻痢停:泻痢停哪泻痢停,不看见你,我还真是误会、冤枉了一个好人。难怪那梁同志一会儿是眉毛一处拧,一会儿对我是微笑的好表情。却原来她是忍受着痛苦,哭脸打着笑脸行。主任,她是不能忍的也在忍,忍着痛苦对我热情啊。主任,我要是再埋怨你们,我就不是人!
任真:大爷,您快别自责了。热情服务,优质服务,是我们国税人应尽的责任!不搞好服务,就对不起人民!
何秋武:主任,我还不知道你贵姓?
任真:免贵,我姓任。有什么心里话,您先对我说吧。
何秋武:任主任,我刚才在发牢骚发火,是有根源啊——我儿媳妇开个小商店,赚了万把万整钱,要拿到武汉给上大学的孙娃子交学费。可外面是遵纪守法经营的人。当交的国税也是要交的。所以,就把这几年积攒下这一袋子零碎钱,缴纳税钱,你们怕不怕麻烦啊?
任真:大爷,长话短说,只要是缴税,我们不论您是整钱,还是零碎钱。
何秋武:那好。那好。
任真:那就请大爷进厅内来——
何秋武:好。好。
梁新回到办税大厅。
梁新:大爷,实在实在对不起,耽误了您的时间。让您久等了,现在帮您数钱缴税款。
任真:你先把泻立停加倍喝几粒。万一止不住,就去医院。这里我来值班。
梁新倒水喝泻立停:主任,我还是先坚持一下再看。
任真:自己人客气什么?坚持不了就不要强忍着,(对何)大爷,来,袋子给我,进屋来,我们三人当六面,清点你的零钱——
任真、梁新两人兜起蛇皮袋子,袋底朝上、袋口朝下,朝桌子上倾倒,纸币、钢镚隆起一堆。
有好几个钢镚滚落。
何秋武慌忙追赶滚落的钢镚。
夸张、特写:任真梁新开始整理零钱……
何秋武:这真是西方不亮东方亮,国税人把纳税人看至上;西方不红东方红,国税人与纳税人情意浓。你看那一分二分的,一毛五分的,该是多么难得分清楚,难得理统一。难怪别处不愿意换零钱啊,还是国税人服务不怕麻烦啊。主任,梁小妹妹同志,我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给你们鞠一躬——
任真、梁新:呃,呃,何大爷,给客户行方便,是我们应该做的。您可不能给我们鞠躬啊。
梁新:何大爷,您那零碎钱,一时半会还整理不出来,您要是放心的话,您明天再来也行。
任真:大爷,您信得过我们国税吗?
何秋武:对国税,我是一百个放心。不过,俗话说得好,人亲财不亲,我还是在这里看着你们数零钱——
任真:好。大爷您就多吸几袋旱烟等结果。
何秋武:有你们这么好的服务态度,让我在这里待一整天也不急。
任真对梁新:你先上街买几碗方便面来。
梁新:好的。今天要打持久战了。
梁新走出大厅。
任真:来来来,何大爷,我们开始接着数零钱——
何秋武:好。
任真何秋武数钱。

第十六场:日、外
街道上。
梁新提着一兜大碗方便面和矿泉水在奔走。

第十七场:日、内
梁新回到办税服务大厅,进入内厅,把面放在桌子上。
何秋武:你们两个还没有吃早饭啦?
梁新:何大爷,您这零钱一时半会也数不清楚,我请客,我们三个在这里吃中午饭。
何秋武:好,好。吃面,吃面,我们这关系,像面条一样长远啦,哈哈哈……
三人整理零钱的忙碌剪影中,剧终。

共 4692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国税人为国收税,为国聚财,不怕麻烦的光辉形象,在这个微电影剧本中得到了放大。无论是电影或电视,都是用画面来诠释语言的一门艺术,也是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,使艺术渐趋完美。作者是一个善于设置矛盾解决矛盾的高手。这部微电影的一个最大矛盾,是那一袋子分币、角币零碎钱。小误会也有好几个:一是国税征管员梁新一上班,就突发肚子痛,首先给税收征管办主任任真造成了一个不好的印象,这是第一个小误会;之后便是梁新同纳税人何秋武之间的语言误会;再就是梁新第二次跑肚子,给何秋武造成的误会。作者将这些误会一个个地抛出,又一个个地逐一解决,最后使人物性格、形象和心理,完美地呈现在读者的眼前。剧本语言富有鄂西北特色,而且幽默风趣,极力推荐共赏。【编辑:湖北武戈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1826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7 11: 7:5 生动活泼的好剧本,欣赏了,问候三宽居士老师!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!
2 楼 文友: 2016-07-17 14:26:05 谢谢关注鼓励。宝宝上火的症状有哪些
动脉硬化影响什么症状
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小孩肚子疼不消化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