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网红

越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2:20

刘丽娟一脸沮丧,沮丧得像是教练课程的那个执女子。看着她那张苦瓜脸,我心里很不爽,更让我不爽的是,她或许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,关乎我的事。于是,我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——杀人灭口。

老家的月台,老家的窗台,只是没了那棵石榴树,那棵熟悉的石榴树。我拿着一把铁锹翻着窗台前的那片土,刘丽娟正背对着我,我鬼使神差地高举起了手里的铁锹。

啪……铁锹狠狠地打下去。

她几乎没吱应一声就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我决定把她就地撅坑掩埋,虽然有些紧张,但还是迅速做好了这一切。我踩着那坨刚刚埋好的新土,稍稍放下心来。

然而,我似乎高兴得太早了。又一个女子走进了大门口。我的心紧着悬了起来,我不确定她有没有看到我刚才所做的一切,如果看到了,我的麻烦也就来了。这样想着,她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。

女子和我调侃着,调侃着无关紧要的事儿,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,我暗暗庆幸,她或许真的没发现什么。然而,我又高兴得太早了,她有意走到那个位置,双脚踩着那堆新土,抬头看着我,表情依然是嬉笑地问,这是什么?我心头一震,蓦然怀疑她是装出来的这种轻松,或许她真的看到什么了。

此刻的我还心存侥幸,然而,她接下来的一个举动让我彻底冷下心来,她竟然拿起了那把插在新土上的铁锹,蹬着锹背狠狠踩了下去,与此同时说了一句,这堆土里到底埋着什么?

我的心随着没入松土的铁锹一阵收缩,那具尸体掩埋得并不深,我真担心她已经铲到她了,而且,她或是已经感觉到她了——那种软绵绵的感觉。那种感觉仿若是我的切身感觉,透着一种恐惧,一种忧虑,继而演变成一种绝望,绝望又蓦然激起内心深处的一种杀气腾腾,魔鬼一般的心态。

我猛地从她手里夺过铁锹,照着她的脑门狠狠拍下去,她猝不及防,重重倒在地上,我再次举起铁锹,一下,两下,直到鲜血染红了那片新土,鼻孔里透着浓重的血腥味儿。

我又撅了一个坑,把她填进去,再次填土掩埋。事至此,也该有个终结了。然而,凶事远没有结束。就在我稍稍心安的当隙,院门口又进来两个人,两个女人。那两个女人谈笑风生,看到站在月台旁侧拄着铁锹的我,又蓦然转换了一种表情,脚步都变得踟蹰起来。我心下一沉,又开始犯嘀咕,她们两个发现我刚才的举动了吗?这样想着,一种深深的沮丧袭上心头,这点儿怎么这么背啊!

我努力装出一种自然的神情,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,尽量不让她俩看出端倪。我不确定她俩有没有看出来,但那一刻,我的表情肯定很呆板,极不自然。

然而,这是我的自欺欺人。这两个女子肯定有所察觉,不然,我不会再次起了杀心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再次挥舞着铁锹,把这两个女人打趴在地上。唯恐她们不死,我甚至用锋利的锹刃铲她们的脖颈,残忍无比。此时,我更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恶魔,彻底杀红了眼。

再次撅坑,再次掩埋,做好了这一切之后,我蹲在那片殷红的松土上,想抽支烟。手指夹着的香烟抖得厉害,那缕白烟也飘飘摇摇,刺鼻的血腥味儿呛得我打了个喷嚏,我的身体竟不由自主地抖了起来。那支烟不过是刚嘬了一口,院门突然响,我抬头看,有些傻眼了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两个警察踏了进来。

警察到底跟我说了什么?我记不清了。但他们终究是把我带走了。负责押送我的竟然是一个穷困的便衣警察。说他穷困,一点儿也不夸张。他身着的便衣邋邋遢遢,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老农民。双手推着一辆自行车,贴着土崖前的那条坷垃路,笑吟吟地走着。那条土路我看上去倍感亲切,那是我老家的乡路啊!

在那条乡路上还有我的同乡,孙桂秀。孙桂秀问我们干什么去,便衣警察忙着搭话,说的什么我没太听清楚,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上感觉得出来,他和她聊得很融洽。

我又有了一种幻想,难道,我做的事警察并未察觉?是我做的毫无破绽还是警察愚蠢至极?若如此,便可以逃过此劫了。我有些幸灾乐祸。

监狱是一个大院,貌似镇政府的那座大院。一条黑洞洞的东西走廊。我跟在便衣警察身后走着,打了一个晃眼,见走廊尽头有一个囚犯向北拐了弯儿,随即不见了踪影,那人身影消失的那一刻,双手高高举着,行为怪异。我想他是被投掷进监房了。我能断定监房就在走廊尽头北边,那里会有什么呢?究竟是什么样子呢?我的心中竟然充满了好奇,同时又有一种惧怕,像我这样的重犯,倘若被填进那里,或许这辈子就出不来了。

便衣警察没再继续往里走,而是身形一拐,爬上了一架陡峭的铁制楼梯。我后面紧紧跟上,脚踏在铁板上,咚咚咚得响。来到二楼,便衣警察似乎有事儿,说了一句,在这里老老实实地等着。随即下了楼梯。

屋里只剩下我自己,我的思绪开始翻江倒海,到底要不要逃跑呢?正琢磨着,一楼走廊走过两个人,那两个人我都认识,王增佳和他的同事。更确切地说,此时此刻应该是和他的狱友。

王增佳本来已经走出了我的视线,却又退了回来,他也发现了我,和我打了声招呼,旋即登上楼梯。

你怎么在这里?我惊诧地问。

他笑笑,说犯了点儿事儿,进来待几天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轻描淡写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。我知道他后台很硬,他的入狱或许有更深的意味,或许是替他的主义进来顶罪的。

杨颇怎么样?王增佳问。他问的这个人是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。有一定的职位。他这么问的时候,我脑子里产生一个疑问,是不是他因为内斗才进来的?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他又说道,你大可不必进来,凭你的文笔,什么灾难摆不平。我苦笑,他并不知道我犯了什么事儿,我甚至心存侥幸地想着,或许警察也不知道,他们临时并未察觉。

这一刻安全并不代表下一刻也安全。我得考虑退路了,而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跑。

王增佳似乎看透我的心思,看着我悄悄地说,能跑就跑吧!在这里面待着可真是不好过。我挺惊讶,他一语道破了我心里所想,那一刻,我也吃了秤砣铁了心,一个字:跑。

王增佳和他的狱友刚走,我毅然爬上窗台,打开百叶窗,一个小跳蹦了下去。我没命地奔啊跑啊!向着西方不断地跑。那里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果园,果园西侧是一大片荒草丛生的平原地。我想,逃过这片平原地就能获得新生,关键时候我却犹豫了,正犹豫间,我发现了果园南头的那群老女人。

那群女人之中就有监狱长的妻子,她一声令下,领着那群女人向我跑了过来。

我像一只受惊的鸵鸟,把脑袋 土里。耳边是噗踏噗踏的脚步声,同时,我脑子里一个闪念,这回儿完犊子了。

共 246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故事大概是这样:杀人,接二连三地杀人,入狱,逃跑,他无路可逃了。语言好,细节好,富有悬念,有意象,启人遐想。有些念头可以扼杀,有些记忆可以埋藏,有些记忆或念头总会突如其来地冒出来。人人渴望自由,然而,最难挣脱的是心中的枷锁。欣赏佳作。感谢赐稿。【编辑:至简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7-08-27 20:55:59 问好。期盼新作。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青岛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益阳白癜风医院
贺州治疗牛皮癣费用
青岛治疗睾丸炎方法
益阳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