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二分地_a

发布时间:2020-01-18 12:36:02

“五正,老叔今个请你吃饭,是想和你唠唠嗑,也算是为你接风。”老根端起一盅烈酒。

“叔,咱爷俩也是该叙叙家常,接啥风嘛?俺又不是战士凯旋归来!以茶代酒,敬您老人家。”五正一脸恭敬。

五正一杯茶没喝完,老根已经喝到二八盅,不觉有了些醉意,话也多了起来。

“俺说五正,俺年轻时候那一身的劲,别看这把老骨头现在六十多了,个顶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俺也得让他个大腿,屋后有二分菜地进不去机械,你婶要花钱找人干,不是吹,十天,十天就刨它个底朝上……”老根又要倒酒,却发现酒瓶没了。

“叔,少喝养身,多喝误事,听侄子的话咱多喝几年……”五正把酒藏了起来。

“龟儿子,几年不见学乖了,在那受了不少罪吧?”老根夹了口菜,看了一眼五正。

五正苦笑说:“党的教育,人民的培养,俺还好!”

“女人算个屁!有的是,你才三十几,以后好好干,做什么要像什么,你个龟儿子,就是错了种……老根嘟囔。

五正沉吟半晌说:“谁错种哩?俺知道俺是犯了错,可您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吧?”

“咳咳!大侄子别生气,老东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,二两猫尿一灌就高了。”老根婶走出来挖了男人一眼,陪笑说。

“没事的婶,叔好心哩!”五正憋得一脸通红,像犯了错。

老根噙着烟袋,火一明一暗,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细缝,仿佛一头正在咀嚼的老牛。

五正嘴张了张,想说什么,终究还是咽了回去。

沉默让五正感到堵心,有濒临窒息的感觉,他忍了一会,又强忍了一会,起身说:“叔,俺走哩!”

“嗯”老根喉咙里发出浑浊的痰鸣声一一破鼓烂锣一般。

五正小心翼翼地退出了屋。月光犹如水银般泻下来,瓦棱上泛着明净的光辉,树影中一抹浓墨,夜一一格外的安静。

五正长长出了一口气,拔腿像兔子一样奔跑,一只狗叫了起来,又一只狗叫了起来,此起彼伏,连成了一片。

“正儿吗?”

“娘,还一一还没睡?”五正张着嘴,捂着肚子,上气不接下气。

“你没回来,娘咋睡得着哩!”

“娘吃过降压药吗?”

“吃过哩!”

“睡吧娘!十一二点了。”五正朝墙上胡乱看了一眼,挂钟早已不走了。是该换电池了!

“你根叔找你啥事?”

“没事娘,问啥时有空闲帮他刨地。”

“搁心上,有活早干,别拖着,人家以前帮过咱,不能忘恩哩!……”娘说。

“知道了娘,七年的狗,八年的猫,念叨那些事有啥用?”五正耐着性子说。

“混帐东西,人不能忘本,你给娘听好了,说你的人都是好意……”

“正,正儿?”娘又轻唤几声。五正鼾声响起。娘止了声儿。

五正没睡着,他闭着眼睛流着长长的泪。

以前他有个幸福的家,自从酒后打架伤了人,被判入狱三年。回到家老婆孩子全没了,只有一个老娘,白发苍苍,体弱多病……

见娘着实睡熟了,五正偷偷地拿着刨叉出了门。

翌日,麻雀跳着双脚在树上喳喳叫,太阳挂在天上像个大圆盆,红彤彤的,一点儿也不扎眼。

老根一阵接一阵咳嗽,照常又在泡桐树下撒了一泡清长的尿,拎着桶去了菜地。

“这是谁干的?”二分茬子地被刨开了花,新鲜泥土上留下一双大脚印。

“五正?难道是这个龟儿子?!”老根脸上似笑非笑地抽搐了几下,颤颤巍巍蹲下去捧起一抷泥土、湿润中飘着淡淡的幽香、冲破喉咙、沁人心脾。

共 124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语言亲切优美,人物刻画到位,栩栩如生,结尾之处见真情,这篇小说读起来很轻松自然,就好像是发生在身边的事一样,很不错的作品,推荐阅读!【编辑:李荣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10722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7 20:45:29 小说语言很有特色,欣赏! 喜欢文学、音乐

2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7 22:51:12 老师编辑辛苦,至简敬茶!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8 1 :25:11 有几人能种好心里的二分地呢?就像五正,虽然摔了跟头,但他依然没忘恩。
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8 17:27:20 欢迎友友来访,至简敬茶。

产后不排气用四磨汤
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恢复
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
每日吃什么治疗术后ED效果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