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谁能静坐说闲花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7:46:01

谁能静坐说闲花

本书的谈花,不似传统谈花之各种特征,而是从电影、音乐以及其他形式的作品和文献中,谈各种花的被记忆、被比喻、被象征、被怀想……这也说明,花草闲情,并未须臾远离,只不过由传统的静赏形态,变成了碎片化动态地散置于世俗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而已。

世界上大约没有另外一个国家,比中国文学和文化与花草树木的关系更密切——在周易的时代,通过蓍草的排列,可以占卜人事的吉凶以及家国的大事;屈原的《离骚》以及《楚辞》则奠定了中国文学的香草美人传统,从此,草木相亲,花仙草婢,一草一木,一花一叶,皆可托情寄意。当我们读过沈胜衣的《闲花》,再乘“胜”——引人入胜——寻读其先前出版的《书房花木》《行旅花木》《笔记》等诸多植物写作着作,更会觉得,静坐说闲花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——纵有心情,也未必有能力。

岭南花木,被吟咏最多的,当属素馨和木棉了。沈先生书中皆有精彩的篇章。尤其是素馨,在岭南文化史上的地位,应该远高于现今渗入了些许意识形态色彩的木棉。明代大诗人杨慎作有一首《素馨》诗:“金碧佳人堕马妆,鹧鸪林里斗芬芳。穿花贯缕盘香雪,曾把风流恼陆郎。”国学大师钱仲联对这首咏物小诗评价特高,认为既写出了素馨的神韵,也写出了南中女子的特质,足可见出作者的绝世才华。

至于木棉,薛爱华考证说,在唐代,吟咏者甚少,即便后来,外人也不甚待见。直到清代的宋湘写出其代表作《木棉二首》,其一曰:“历落嵚奇可笑身,赤腾腾气独精神。祝融以德火其木,雷电成章天始春。要对此花须壮士,即谈芳绪亦佳人。不然闲向江干老,未肯沿街卖一缗。”此诗独创一调,不用一典,写出了独具风采与品格的木棉,可以视其为宋湘的风采与品格,也可以视其为广东人的风采与品格。所以钱仲联先生誉之为了不起的好诗。《闲花》也正以《木棉花意乱,轩尼诗情真》开篇,并在《时光擂台,红颜化白絮》《春夏间的几把火》《五月木棉飞》中再三致意,我们也不妨视为向前贤向传统致敬。

即由花草见精神。读《闲花》,给我们带来丰富的精神享受与文化浸润,“闲花”岂闲哉!而要把“闲花”写得不“闲”,岂容易哉!更不容易的是,能把充满精神意含的“闲花”,闲闲写来,诚非博览深思,沉潜把玩,不能得也。行文至此,当我们合上书,这本精装图书的外封面设计和装帧匠心,也会让人不忍释手。封面的底色是草木的湖绿色,形以浅浅的水波纹,隐喻“水生木”之意。上部花繁叶茂的墨刻图案,其实隐藏着一幅完整的墨刻画,把它完全展开来,原来是画家冷冰川先生的杰作《让闲花先开》,与书的主题是多么的契合,也是多么地触动人的心扉,使我不由想起,每当下楼出门,经由花园的篱笆,看到作为篱笆的荆棘,开出一朵朵小小的美丽的白花的时候,就想到一句仿俳句的诗:“门前篱笆荆棘,开出了白色的小花。”对闲花的注目,让闲花先开的心情,应该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堪珍视的情怀。

微信小程序怎样注册
制作微信小程序
小程序制作是怎样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