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女人

番禹八旬老人饲养狗狗5年过去为赚钱现在为

发布时间:2019-08-16 19:50:13

  201 年08月27日 来源:大洋-广州

  有的人喜欢狗狗所以会选择饲养它,因为狗狗可以给主人带来无限的乐趣。番禹市有个八旬老人,他从1978年就开始饲养狗狗,一直坚持了 0多年。刚开始他饲养狗狗是为了退休之后的生计,饲养宠物狗繁育狗仔之后卖掉换钱。而 0多年狗,老人已经与狗狗之间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现在饲养狗狗已经纯粹是为了解闷了。

  番禺市桥一条窄巷中,4只黄狗跑来跑去,豆粒般的雨砸在旧瓦房的木窗上,80岁的流叔坐在椅子上,闭目养神。巷中响起脚步声,他挪着步子到门口探头张望,声响却远去。流叔望了一眼巷口,只有那黄狗们在追打嬉戏。

  1978年,流叔与妻离婚开始独居,打零工度日,兼靠养狗卖钱谋生计。养狗 5年至今,他对这群“生活伙计”已有相依之情。但狗吠和异味却让邻居难以忍受,流叔和邻里关系僵化,老人却难舍这些伙伴。每次外出回屋,一只大黄狗总是安静地蹲坐在门前迎接老人,“无论如何,都要留下这只大黄狗!”流叔抖动的嘴角蹦出一句话。

  80岁的他曾是粮食局临时工 上世纪50年代离职 1978年与前妻离婚开始养狗 0年过去了狗成了他的伴……他的一天全部与狗有关

  前锋大街的窄巷里,4只黄狗跑来跑去。老人听到巷中的脚步声,起身望一眼巷口,那几只黄狗们在追打嬉戏。这是流叔一天当中重复最多的动作。

  对于流叔来说,每天生活的一切都或多或少与这4条黄狗有关。

  早晨5时,天还未亮,他就起床了。他会轻轻打开门,不惊扰睡在床边木板下的黄狗们。关上门,流叔就到附近茶楼吃点早餐,然后去附近公园逛一下,“听别人唱戏”。

  上午10时,流叔就走1公里的路,蹒跚着去到清河市场,为黄狗们买猪下水、鸡杂鸭杂,一块钱一斤,中午回到家,然后煮给它们吃。“我早饭吃得多,午饭就不吃了,但是大黄狗总缺不了这顿午餐。”流叔说。

  午饭后,流叔又回到那张椅子,安静地坐在那里。屋里没有电视、收音机,一整个下午,流叔除了坐,就是站,忙碌着打扫屋内的狗粪便,然后打开风扇,吹散屋内异味。

  晚上,流叔把中午在清河市场顺便买回的青菜当做晚餐的菜肴。他在狭小厨房里煮完晚餐,然后坐回那张老式椅子上,一边慢慢嚼着饭,一边望着屋内外跑动的几只黄狗,偶尔扯着嗓子招呼它们回屋,丢下块食物让它们抢。

  “让老屋有了声响”

  “听不到它们叫,就觉得不踏实、不安全。”

  番禺市桥光明南路拐入,一条弯曲窄巷,前锋大街一横5号,是一间破败的瓦房,地面潮湿积着水,墙面泛着蜡黄,两张老式桌子上碗筷、烟灰缸杂乱散开。2年前,流叔告别了无水无电的养狗院落,搬到这间居委会提供的公产房居住。

  80岁的流叔,花白的头发蓬松杂乱,坐在老式椅子上,笑着说大黄狗是“英雄母亲”,其他黄狗是孩子。陪同的志愿者说,只有谈起这些狗,流叔才变得善言。4只黄狗安静望着到访者,没有噪声。

  1978年他与前妻离婚时,妻子带着儿女走了,一别未再见。从此,他就在番禺三堂路一处院落里养狗,到前年,一养 0多年。流叔说,过去养狗是“赚点买菜钱”,现在是为了“解闷”。

  在番禺,流叔仅有一对姐妹是尚健在的亲戚,也是他唯一可以走动的亲人。年龄越大,流叔越来越力不从心。

  “我想留下这些狗,就是为了能在老屋里听到一点狗发出的声响。”在60多平方米的屋子,4只狗窜来窜去的响动,让屋子有了声响。流叔说,在停电那几天,自己又像回到院落养狗的日子,陪着这几只秋田犬价格,点蜡烛过每个晚上。“听不到它们叫,就觉得不踏实、不安全。”流叔说。

  会作揖的“大黄狗”

  无论晴天,还是雨夜,每当流叔外出回屋,这只大黄狗总是安静地蹲坐在巷口

  经过志愿者的劝说,最近流叔终于同意卖掉、或送出几只狗,只留下一只狗作为陪伴。交流中,流叔点名要留住“英雄妈妈”大黄狗。这只狗是2008年流叔从街头捡回的一只流浪狗,陪伴他已有5年。

  流叔去街上闲逛,大黄狗会悄悄跟着,等流叔停脚歇息,大黄狗总是在身后去触碰一下流叔裤脚,流叔回头望,总是喊话赶它回去,它也会乖乖走。

  前锋大街一横5号的老屋,一直没有厕所,屋内改厕也因经费短缺一直没有成行。每次,80岁的流叔总要迈着蹒跚的脚步,走15分钟回到他以前三堂路养狗的院落去方便。如果是白天、晴天,问题不大,但晚上或者是雨天,对一个腿中有钢板的老人来说,并不容易。

  无论晴天,还是雨夜,每当流叔上完厕所,或者外出回屋,这只大黄狗总是安静地蹲坐在巷口,作揖般“打招呼”迎接老人,“无论如何,都要留下这只大黄狗!”流叔抖动的嘴角蹦出一句话。

  麻烦制造者 异味让街坊邻居不满 狗在屋内常乱咬东西

  从三堂路养狗院落,到前锋大街的旧屋, 0多年中,流叔的这些“生计伙伴”对他来说是陪伴者,却也是麻烦制造者。有街坊反映这些狗半夜吠叫,打扰他们的生活,也有街坊反映狗让巷子充满了尿骚臭味。

  2011年9月,流叔带着大黄狗搬到先锋大街这间旧屋,这个窄巷子中,大黄狗又产下 只小狗,不少邻居投诉到居委会,反映流叔的狗扰民。但流叔总固执认为自己的狗没扰民。一次次争吵,也让流叔和邻居们关系变得很僵,流叔便更加依赖这几只狗。

  这几只狗没钱上牌登记,流叔也不敢把狗随意放到街上去,流叔干脆就把它们关在屋里,4只狗吃喝拉撒都在屋里。等方便时再开门让狗到街巷里喘喘气,每天流叔都花几个小时来打扫屋内的卫生。

  4只狗在漆黑的屋里,没事做,除了打架,就乱咬东西,新买的拖鞋、棉被、存折,能咬的都被它们咬坏。说起这些,流叔笑着却又有点无奈地说,“但又能怎么办”。

  几次有志愿者建议流叔把几只狗卖掉,或者送人,但是流叔总不让。“咬坏自己东西没关系。”流叔说,狗对这屋子是有功的,前两年,屋里的电线、水管、电表、水表全被小偷偷了,自从带着大黄狗入住,再也没丢过东西。

  养狗曾为生计 每年收入上千

  在搬到前锋大街公产房之前的 0多年,流叔住在番禺三堂路附近一栋残破不堪的两层小楼,这是流叔朋友废弃的旧房,朋友去了香港,但房子却无水无电。刚开始流叔只养了七八只狗,后来多的时候有10多只,流叔说,养狗是生活的无奈之举,当时低保每月仅有400多块钱,自己也无一技之长,生活艰难。每年卖狗的收入帮衬了他的生活,“每年可收入上千元。”

  2010年12月,流叔不慎折断大腿骨,腿部被植入了钢板。获悉流叔住院无人照顾,番禺义工联长者服务部的多名义工上门帮扶,流叔仍不忘旧院落的“生活伙计”,让志愿者给狗们喂食。

  出院后,流叔才决心只留一只作伴。当时,有人买走5只大狗,剩下8只。其后,居委会认为流叔违规养狗,捉走了7只,只剩下1只大黄狗“漏”,这只大黄狗随后产下多只小狗,一直陪伴至今。

  日久生情,相信就是这个样子吧!正是老人多年来对秋田犬的饲养,才会慢慢的培养他们之前的感情。现在老人的年龄越来越大,能够与他作伴的就只有这些狗狗了。而且老人也是这些狗狗的依赖。希望老人与狗狗今后都能找到依靠,享受到安逸的晚年生活。

突然肚子疼恶心想吐拉稀
肠胃敏感是不是病
3岁宝宝口臭怎么消除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